天龙八部SF开服表-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-天龙八部SF-天龙私服

天龙八部SF开服表

半个小时的时间里,我们虽然也损失了一些人手,但是对方损失更多,现在人数上基本已经差不多了,但是我们这边剩下的更是精锐中的精锐,而对方剩下的都是些外围的,没有受到小团队集体攻击的人。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,可是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屠杀,因为重工业太子带的人太弱,又没有整体的配合,他们虽然是人多,但是有很多时候感觉却是他们在同时受到几个人的攻击,而阵型一旦被冲破,战士到了法师的跟前,那么就等于是虎入羊群,软弱的法师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力。更别说攻击别人了。半个小时的时间里,我们虽然也损失了一些人手,但是对方损失更多,现在人数上基本已经差不多了,但是我们这边剩下的更是精锐中的精锐,而对方剩下的都是些外围的,没有受到小团队集体攻击的人。,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,可是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屠杀,因为重工业太子带的人太弱,又没有整体的配合,他们虽然是人多,但是有很多时候感觉却是他们在同时受到几个人的攻击,而阵型一旦被冲破,战士到了法师的跟前,那么就等于是虎入羊群,软弱的法师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力。更别说攻击别人了。

  • 博客访问: 3750172483
  • 博文数量: 98885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09-18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,可是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屠杀,因为重工业太子带的人太弱,又没有整体的配合,他们虽然是人多,但是有很多时候感觉却是他们在同时受到几个人的攻击,而阵型一旦被冲破,战士到了法师的跟前,那么就等于是虎入羊群,软弱的法师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力。更别说攻击别人了。现在是混战状态,虽然是混战,但是我们这边却能清楚的看出一个个的小团队的配合,打的有配合有条理,丝毫不显得乱。而我们这边除了骑士,战士也都冲了上去,战士本来就被称为是战场杀戮机,这下更显示出了他们的杀伤力,而法师的魔法也是铺天盖地,虽然他们的人是我们的三倍,但是真正交手以后一眼就看得出来,其个人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整体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他们那边就像是山贼强盗,打的乱七八糟毫无章法。再被骑士团几个冲锋的突刺更是冲的乱做一团,这个时候重工业太子也无能为力了,就算是他喊破了喉咙也白费了。因为局势已经乱了,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了,现在他只有祈祷靠着人多可以战胜我们了。如果不能战胜,多拖延一会也行,等大部队来,局势一定会好转的,但是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。,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,可是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屠杀,因为重工业太子带的人太弱,又没有整体的配合,他们虽然是人多,但是有很多时候感觉却是他们在同时受到几个人的攻击,而阵型一旦被冲破,战士到了法师的跟前,那么就等于是虎入羊群,软弱的法师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力。更别说攻击别人了。现在是混战状态,虽然是混战,但是我们这边却能清楚的看出一个个的小团队的配合,打的有配合有条理,丝毫不显得乱。。现在是混战状态,虽然是混战,但是我们这边却能清楚的看出一个个的小团队的配合,打的有配合有条理,丝毫不显得乱。现在是混战状态,虽然是混战,但是我们这边却能清楚的看出一个个的小团队的配合,打的有配合有条理,丝毫不显得乱。。

文章分类

全部博文(31249)

文章存档

2015年(46944)

2014年(18540)

2013年(43644)

2012年(41565)

订阅

分类: 新疆汽车在线

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,可是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屠杀,因为重工业太子带的人太弱,又没有整体的配合,他们虽然是人多,但是有很多时候感觉却是他们在同时受到几个人的攻击,而阵型一旦被冲破,战士到了法师的跟前,那么就等于是虎入羊群,软弱的法师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力。更别说攻击别人了。而我们这边除了骑士,战士也都冲了上去,战士本来就被称为是战场杀戮机,这下更显示出了他们的杀伤力,而法师的魔法也是铺天盖地,虽然他们的人是我们的三倍,但是真正交手以后一眼就看得出来,其个人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整体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他们那边就像是山贼强盗,打的乱七八糟毫无章法。再被骑士团几个冲锋的突刺更是冲的乱做一团,这个时候重工业太子也无能为力了,就算是他喊破了喉咙也白费了。因为局势已经乱了,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了,现在他只有祈祷靠着人多可以战胜我们了。如果不能战胜,多拖延一会也行,等大部队来,局势一定会好转的,但是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。,现在是混战状态,虽然是混战,但是我们这边却能清楚的看出一个个的小团队的配合,打的有配合有条理,丝毫不显得乱。而我们这边除了骑士,战士也都冲了上去,战士本来就被称为是战场杀戮机,这下更显示出了他们的杀伤力,而法师的魔法也是铺天盖地,虽然他们的人是我们的三倍,但是真正交手以后一眼就看得出来,其个人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整体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他们那边就像是山贼强盗,打的乱七八糟毫无章法。再被骑士团几个冲锋的突刺更是冲的乱做一团,这个时候重工业太子也无能为力了,就算是他喊破了喉咙也白费了。因为局势已经乱了,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了,现在他只有祈祷靠着人多可以战胜我们了。如果不能战胜,多拖延一会也行,等大部队来,局势一定会好转的,但是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。。而我们这边除了骑士,战士也都冲了上去,战士本来就被称为是战场杀戮机,这下更显示出了他们的杀伤力,而法师的魔法也是铺天盖地,虽然他们的人是我们的三倍,但是真正交手以后一眼就看得出来,其个人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整体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他们那边就像是山贼强盗,打的乱七八糟毫无章法。再被骑士团几个冲锋的突刺更是冲的乱做一团,这个时候重工业太子也无能为力了,就算是他喊破了喉咙也白费了。因为局势已经乱了,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了,现在他只有祈祷靠着人多可以战胜我们了。如果不能战胜,多拖延一会也行,等大部队来,局势一定会好转的,但是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。现在是混战状态,虽然是混战,但是我们这边却能清楚的看出一个个的小团队的配合,打的有配合有条理,丝毫不显得乱。,而我们这边除了骑士,战士也都冲了上去,战士本来就被称为是战场杀戮机,这下更显示出了他们的杀伤力,而法师的魔法也是铺天盖地,虽然他们的人是我们的三倍,但是真正交手以后一眼就看得出来,其个人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整体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他们那边就像是山贼强盗,打的乱七八糟毫无章法。再被骑士团几个冲锋的突刺更是冲的乱做一团,这个时候重工业太子也无能为力了,就算是他喊破了喉咙也白费了。因为局势已经乱了,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了,现在他只有祈祷靠着人多可以战胜我们了。如果不能战胜,多拖延一会也行,等大部队来,局势一定会好转的,但是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。。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,可是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屠杀,因为重工业太子带的人太弱,又没有整体的配合,他们虽然是人多,但是有很多时候感觉却是他们在同时受到几个人的攻击,而阵型一旦被冲破,战士到了法师的跟前,那么就等于是虎入羊群,软弱的法师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力。更别说攻击别人了。现在是混战状态,虽然是混战,但是我们这边却能清楚的看出一个个的小团队的配合,打的有配合有条理,丝毫不显得乱。。半个小时的时间里,我们虽然也损失了一些人手,但是对方损失更多,现在人数上基本已经差不多了,但是我们这边剩下的更是精锐中的精锐,而对方剩下的都是些外围的,没有受到小团队集体攻击的人。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,可是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屠杀,因为重工业太子带的人太弱,又没有整体的配合,他们虽然是人多,但是有很多时候感觉却是他们在同时受到几个人的攻击,而阵型一旦被冲破,战士到了法师的跟前,那么就等于是虎入羊群,软弱的法师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力。更别说攻击别人了。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,可是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屠杀,因为重工业太子带的人太弱,又没有整体的配合,他们虽然是人多,但是有很多时候感觉却是他们在同时受到几个人的攻击,而阵型一旦被冲破,战士到了法师的跟前,那么就等于是虎入羊群,软弱的法师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力。更别说攻击别人了。现在是混战状态,虽然是混战,但是我们这边却能清楚的看出一个个的小团队的配合,打的有配合有条理,丝毫不显得乱。。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,可是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屠杀,因为重工业太子带的人太弱,又没有整体的配合,他们虽然是人多,但是有很多时候感觉却是他们在同时受到几个人的攻击,而阵型一旦被冲破,战士到了法师的跟前,那么就等于是虎入羊群,软弱的法师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力。更别说攻击别人了。而我们这边除了骑士,战士也都冲了上去,战士本来就被称为是战场杀戮机,这下更显示出了他们的杀伤力,而法师的魔法也是铺天盖地,虽然他们的人是我们的三倍,但是真正交手以后一眼就看得出来,其个人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整体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他们那边就像是山贼强盗,打的乱七八糟毫无章法。再被骑士团几个冲锋的突刺更是冲的乱做一团,这个时候重工业太子也无能为力了,就算是他喊破了喉咙也白费了。因为局势已经乱了,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了,现在他只有祈祷靠着人多可以战胜我们了。如果不能战胜,多拖延一会也行,等大部队来,局势一定会好转的,但是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。而我们这边除了骑士,战士也都冲了上去,战士本来就被称为是战场杀戮机,这下更显示出了他们的杀伤力,而法师的魔法也是铺天盖地,虽然他们的人是我们的三倍,但是真正交手以后一眼就看得出来,其个人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整体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他们那边就像是山贼强盗,打的乱七八糟毫无章法。再被骑士团几个冲锋的突刺更是冲的乱做一团,这个时候重工业太子也无能为力了,就算是他喊破了喉咙也白费了。因为局势已经乱了,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了,现在他只有祈祷靠着人多可以战胜我们了。如果不能战胜,多拖延一会也行,等大部队来,局势一定会好转的,但是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。而我们这边除了骑士,战士也都冲了上去,战士本来就被称为是战场杀戮机,这下更显示出了他们的杀伤力,而法师的魔法也是铺天盖地,虽然他们的人是我们的三倍,但是真正交手以后一眼就看得出来,其个人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整体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他们那边就像是山贼强盗,打的乱七八糟毫无章法。再被骑士团几个冲锋的突刺更是冲的乱做一团,这个时候重工业太子也无能为力了,就算是他喊破了喉咙也白费了。因为局势已经乱了,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了,现在他只有祈祷靠着人多可以战胜我们了。如果不能战胜,多拖延一会也行,等大部队来,局势一定会好转的,但是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。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,可是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屠杀,因为重工业太子带的人太弱,又没有整体的配合,他们虽然是人多,但是有很多时候感觉却是他们在同时受到几个人的攻击,而阵型一旦被冲破,战士到了法师的跟前,那么就等于是虎入羊群,软弱的法师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力。更别说攻击别人了。半个小时的时间里,我们虽然也损失了一些人手,但是对方损失更多,现在人数上基本已经差不多了,但是我们这边剩下的更是精锐中的精锐,而对方剩下的都是些外围的,没有受到小团队集体攻击的人。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,可是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屠杀,因为重工业太子带的人太弱,又没有整体的配合,他们虽然是人多,但是有很多时候感觉却是他们在同时受到几个人的攻击,而阵型一旦被冲破,战士到了法师的跟前,那么就等于是虎入羊群,软弱的法师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力。更别说攻击别人了。而我们这边除了骑士,战士也都冲了上去,战士本来就被称为是战场杀戮机,这下更显示出了他们的杀伤力,而法师的魔法也是铺天盖地,虽然他们的人是我们的三倍,但是真正交手以后一眼就看得出来,其个人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整体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他们那边就像是山贼强盗,打的乱七八糟毫无章法。再被骑士团几个冲锋的突刺更是冲的乱做一团,这个时候重工业太子也无能为力了,就算是他喊破了喉咙也白费了。因为局势已经乱了,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了,现在他只有祈祷靠着人多可以战胜我们了。如果不能战胜,多拖延一会也行,等大部队来,局势一定会好转的,但是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。。半个小时的时间里,我们虽然也损失了一些人手,但是对方损失更多,现在人数上基本已经差不多了,但是我们这边剩下的更是精锐中的精锐,而对方剩下的都是些外围的,没有受到小团队集体攻击的人。,而我们这边除了骑士,战士也都冲了上去,战士本来就被称为是战场杀戮机,这下更显示出了他们的杀伤力,而法师的魔法也是铺天盖地,虽然他们的人是我们的三倍,但是真正交手以后一眼就看得出来,其个人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整体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他们那边就像是山贼强盗,打的乱七八糟毫无章法。再被骑士团几个冲锋的突刺更是冲的乱做一团,这个时候重工业太子也无能为力了,就算是他喊破了喉咙也白费了。因为局势已经乱了,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了,现在他只有祈祷靠着人多可以战胜我们了。如果不能战胜,多拖延一会也行,等大部队来,局势一定会好转的,但是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。,半个小时的时间里,我们虽然也损失了一些人手,但是对方损失更多,现在人数上基本已经差不多了,但是我们这边剩下的更是精锐中的精锐,而对方剩下的都是些外围的,没有受到小团队集体攻击的人。而我们这边除了骑士,战士也都冲了上去,战士本来就被称为是战场杀戮机,这下更显示出了他们的杀伤力,而法师的魔法也是铺天盖地,虽然他们的人是我们的三倍,但是真正交手以后一眼就看得出来,其个人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整体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他们那边就像是山贼强盗,打的乱七八糟毫无章法。再被骑士团几个冲锋的突刺更是冲的乱做一团,这个时候重工业太子也无能为力了,就算是他喊破了喉咙也白费了。因为局势已经乱了,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了,现在他只有祈祷靠着人多可以战胜我们了。如果不能战胜,多拖延一会也行,等大部队来,局势一定会好转的,但是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。而我们这边除了骑士,战士也都冲了上去,战士本来就被称为是战场杀戮机,这下更显示出了他们的杀伤力,而法师的魔法也是铺天盖地,虽然他们的人是我们的三倍,但是真正交手以后一眼就看得出来,其个人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整体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他们那边就像是山贼强盗,打的乱七八糟毫无章法。再被骑士团几个冲锋的突刺更是冲的乱做一团,这个时候重工业太子也无能为力了,就算是他喊破了喉咙也白费了。因为局势已经乱了,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了,现在他只有祈祷靠着人多可以战胜我们了。如果不能战胜,多拖延一会也行,等大部队来,局势一定会好转的,但是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。现在是混战状态,虽然是混战,但是我们这边却能清楚的看出一个个的小团队的配合,打的有配合有条理,丝毫不显得乱。,而我们这边除了骑士,战士也都冲了上去,战士本来就被称为是战场杀戮机,这下更显示出了他们的杀伤力,而法师的魔法也是铺天盖地,虽然他们的人是我们的三倍,但是真正交手以后一眼就看得出来,其个人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整体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他们那边就像是山贼强盗,打的乱七八糟毫无章法。再被骑士团几个冲锋的突刺更是冲的乱做一团,这个时候重工业太子也无能为力了,就算是他喊破了喉咙也白费了。因为局势已经乱了,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了,现在他只有祈祷靠着人多可以战胜我们了。如果不能战胜,多拖延一会也行,等大部队来,局势一定会好转的,但是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。而我们这边除了骑士,战士也都冲了上去,战士本来就被称为是战场杀戮机,这下更显示出了他们的杀伤力,而法师的魔法也是铺天盖地,虽然他们的人是我们的三倍,但是真正交手以后一眼就看得出来,其个人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整体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他们那边就像是山贼强盗,打的乱七八糟毫无章法。再被骑士团几个冲锋的突刺更是冲的乱做一团,这个时候重工业太子也无能为力了,就算是他喊破了喉咙也白费了。因为局势已经乱了,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了,现在他只有祈祷靠着人多可以战胜我们了。如果不能战胜,多拖延一会也行,等大部队来,局势一定会好转的,但是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。现在是混战状态,虽然是混战,但是我们这边却能清楚的看出一个个的小团队的配合,打的有配合有条理,丝毫不显得乱。。

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,可是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屠杀,因为重工业太子带的人太弱,又没有整体的配合,他们虽然是人多,但是有很多时候感觉却是他们在同时受到几个人的攻击,而阵型一旦被冲破,战士到了法师的跟前,那么就等于是虎入羊群,软弱的法师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力。更别说攻击别人了。半个小时的时间里,我们虽然也损失了一些人手,但是对方损失更多,现在人数上基本已经差不多了,但是我们这边剩下的更是精锐中的精锐,而对方剩下的都是些外围的,没有受到小团队集体攻击的人。,现在是混战状态,虽然是混战,但是我们这边却能清楚的看出一个个的小团队的配合,打的有配合有条理,丝毫不显得乱。而我们这边除了骑士,战士也都冲了上去,战士本来就被称为是战场杀戮机,这下更显示出了他们的杀伤力,而法师的魔法也是铺天盖地,虽然他们的人是我们的三倍,但是真正交手以后一眼就看得出来,其个人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整体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他们那边就像是山贼强盗,打的乱七八糟毫无章法。再被骑士团几个冲锋的突刺更是冲的乱做一团,这个时候重工业太子也无能为力了,就算是他喊破了喉咙也白费了。因为局势已经乱了,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了,现在他只有祈祷靠着人多可以战胜我们了。如果不能战胜,多拖延一会也行,等大部队来,局势一定会好转的,但是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。。现在是混战状态,虽然是混战,但是我们这边却能清楚的看出一个个的小团队的配合,打的有配合有条理,丝毫不显得乱。而我们这边除了骑士,战士也都冲了上去,战士本来就被称为是战场杀戮机,这下更显示出了他们的杀伤力,而法师的魔法也是铺天盖地,虽然他们的人是我们的三倍,但是真正交手以后一眼就看得出来,其个人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整体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他们那边就像是山贼强盗,打的乱七八糟毫无章法。再被骑士团几个冲锋的突刺更是冲的乱做一团,这个时候重工业太子也无能为力了,就算是他喊破了喉咙也白费了。因为局势已经乱了,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了,现在他只有祈祷靠着人多可以战胜我们了。如果不能战胜,多拖延一会也行,等大部队来,局势一定会好转的,但是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。,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,可是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屠杀,因为重工业太子带的人太弱,又没有整体的配合,他们虽然是人多,但是有很多时候感觉却是他们在同时受到几个人的攻击,而阵型一旦被冲破,战士到了法师的跟前,那么就等于是虎入羊群,软弱的法师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力。更别说攻击别人了。。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,可是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屠杀,因为重工业太子带的人太弱,又没有整体的配合,他们虽然是人多,但是有很多时候感觉却是他们在同时受到几个人的攻击,而阵型一旦被冲破,战士到了法师的跟前,那么就等于是虎入羊群,软弱的法师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力。更别说攻击别人了。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,可是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屠杀,因为重工业太子带的人太弱,又没有整体的配合,他们虽然是人多,但是有很多时候感觉却是他们在同时受到几个人的攻击,而阵型一旦被冲破,战士到了法师的跟前,那么就等于是虎入羊群,软弱的法师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力。更别说攻击别人了。。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,可是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屠杀,因为重工业太子带的人太弱,又没有整体的配合,他们虽然是人多,但是有很多时候感觉却是他们在同时受到几个人的攻击,而阵型一旦被冲破,战士到了法师的跟前,那么就等于是虎入羊群,软弱的法师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力。更别说攻击别人了。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,可是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屠杀,因为重工业太子带的人太弱,又没有整体的配合,他们虽然是人多,但是有很多时候感觉却是他们在同时受到几个人的攻击,而阵型一旦被冲破,战士到了法师的跟前,那么就等于是虎入羊群,软弱的法师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力。更别说攻击别人了。而我们这边除了骑士,战士也都冲了上去,战士本来就被称为是战场杀戮机,这下更显示出了他们的杀伤力,而法师的魔法也是铺天盖地,虽然他们的人是我们的三倍,但是真正交手以后一眼就看得出来,其个人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整体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他们那边就像是山贼强盗,打的乱七八糟毫无章法。再被骑士团几个冲锋的突刺更是冲的乱做一团,这个时候重工业太子也无能为力了,就算是他喊破了喉咙也白费了。因为局势已经乱了,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了,现在他只有祈祷靠着人多可以战胜我们了。如果不能战胜,多拖延一会也行,等大部队来,局势一定会好转的,但是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。而我们这边除了骑士,战士也都冲了上去,战士本来就被称为是战场杀戮机,这下更显示出了他们的杀伤力,而法师的魔法也是铺天盖地,虽然他们的人是我们的三倍,但是真正交手以后一眼就看得出来,其个人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整体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他们那边就像是山贼强盗,打的乱七八糟毫无章法。再被骑士团几个冲锋的突刺更是冲的乱做一团,这个时候重工业太子也无能为力了,就算是他喊破了喉咙也白费了。因为局势已经乱了,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了,现在他只有祈祷靠着人多可以战胜我们了。如果不能战胜,多拖延一会也行,等大部队来,局势一定会好转的,但是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。。现在是混战状态,虽然是混战,但是我们这边却能清楚的看出一个个的小团队的配合,打的有配合有条理,丝毫不显得乱。现在是混战状态,虽然是混战,但是我们这边却能清楚的看出一个个的小团队的配合,打的有配合有条理,丝毫不显得乱。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,可是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屠杀,因为重工业太子带的人太弱,又没有整体的配合,他们虽然是人多,但是有很多时候感觉却是他们在同时受到几个人的攻击,而阵型一旦被冲破,战士到了法师的跟前,那么就等于是虎入羊群,软弱的法师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力。更别说攻击别人了。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,可是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屠杀,因为重工业太子带的人太弱,又没有整体的配合,他们虽然是人多,但是有很多时候感觉却是他们在同时受到几个人的攻击,而阵型一旦被冲破,战士到了法师的跟前,那么就等于是虎入羊群,软弱的法师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力。更别说攻击别人了。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,可是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屠杀,因为重工业太子带的人太弱,又没有整体的配合,他们虽然是人多,但是有很多时候感觉却是他们在同时受到几个人的攻击,而阵型一旦被冲破,战士到了法师的跟前,那么就等于是虎入羊群,软弱的法师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力。更别说攻击别人了。现在是混战状态,虽然是混战,但是我们这边却能清楚的看出一个个的小团队的配合,打的有配合有条理,丝毫不显得乱。半个小时的时间里,我们虽然也损失了一些人手,但是对方损失更多,现在人数上基本已经差不多了,但是我们这边剩下的更是精锐中的精锐,而对方剩下的都是些外围的,没有受到小团队集体攻击的人。现在是混战状态,虽然是混战,但是我们这边却能清楚的看出一个个的小团队的配合,打的有配合有条理,丝毫不显得乱。。现在是混战状态,虽然是混战,但是我们这边却能清楚的看出一个个的小团队的配合,打的有配合有条理,丝毫不显得乱。,而我们这边除了骑士,战士也都冲了上去,战士本来就被称为是战场杀戮机,这下更显示出了他们的杀伤力,而法师的魔法也是铺天盖地,虽然他们的人是我们的三倍,但是真正交手以后一眼就看得出来,其个人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整体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他们那边就像是山贼强盗,打的乱七八糟毫无章法。再被骑士团几个冲锋的突刺更是冲的乱做一团,这个时候重工业太子也无能为力了,就算是他喊破了喉咙也白费了。因为局势已经乱了,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了,现在他只有祈祷靠着人多可以战胜我们了。如果不能战胜,多拖延一会也行,等大部队来,局势一定会好转的,但是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。,而我们这边除了骑士,战士也都冲了上去,战士本来就被称为是战场杀戮机,这下更显示出了他们的杀伤力,而法师的魔法也是铺天盖地,虽然他们的人是我们的三倍,但是真正交手以后一眼就看得出来,其个人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整体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他们那边就像是山贼强盗,打的乱七八糟毫无章法。再被骑士团几个冲锋的突刺更是冲的乱做一团,这个时候重工业太子也无能为力了,就算是他喊破了喉咙也白费了。因为局势已经乱了,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了,现在他只有祈祷靠着人多可以战胜我们了。如果不能战胜,多拖延一会也行,等大部队来,局势一定会好转的,但是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。半个小时的时间里,我们虽然也损失了一些人手,但是对方损失更多,现在人数上基本已经差不多了,但是我们这边剩下的更是精锐中的精锐,而对方剩下的都是些外围的,没有受到小团队集体攻击的人。半个小时的时间里,我们虽然也损失了一些人手,但是对方损失更多,现在人数上基本已经差不多了,但是我们这边剩下的更是精锐中的精锐,而对方剩下的都是些外围的,没有受到小团队集体攻击的人。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,可是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屠杀,因为重工业太子带的人太弱,又没有整体的配合,他们虽然是人多,但是有很多时候感觉却是他们在同时受到几个人的攻击,而阵型一旦被冲破,战士到了法师的跟前,那么就等于是虎入羊群,软弱的法师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力。更别说攻击别人了。,而我们这边除了骑士,战士也都冲了上去,战士本来就被称为是战场杀戮机,这下更显示出了他们的杀伤力,而法师的魔法也是铺天盖地,虽然他们的人是我们的三倍,但是真正交手以后一眼就看得出来,其个人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整体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他们那边就像是山贼强盗,打的乱七八糟毫无章法。再被骑士团几个冲锋的突刺更是冲的乱做一团,这个时候重工业太子也无能为力了,就算是他喊破了喉咙也白费了。因为局势已经乱了,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了,现在他只有祈祷靠着人多可以战胜我们了。如果不能战胜,多拖延一会也行,等大部队来,局势一定会好转的,但是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。现在是混战状态,虽然是混战,但是我们这边却能清楚的看出一个个的小团队的配合,打的有配合有条理,丝毫不显得乱。现在是混战状态,虽然是混战,但是我们这边却能清楚的看出一个个的小团队的配合,打的有配合有条理,丝毫不显得乱。。

阅读(92418) | 评论(65724) | 转发(73025) |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谢魏2019-09-18

张宇然后杀神看着天叹道:“追魂啊,真希望我们永远都是朋友,这不光是我的希望啊。”

这时突然一个人问道:“为什么宁可得罪一个帮派也不得罪那个人啊。他有那么厉害吗?比一个帮派还强吗?”“这个也未必,当然了,到不是说他一个人就能对付一个帮派,就算是他在厉害,也没有这个本事,可是他的能力确实不是一般人可比的,如果成为他的敌人,那么他就有可能变成一个###,随时让你粉身碎骨,现实中也是一样,你是得罪一个团伙还是得罪一个身上有###的人啊?”。这时突然一个人问道:“为什么宁可得罪一个帮派也不得罪那个人啊。他有那么厉害吗?比一个帮派还强吗?”这时突然一个人问道:“为什么宁可得罪一个帮派也不得罪那个人啊。他有那么厉害吗?比一个帮派还强吗?”,这时突然一个人问道:“为什么宁可得罪一个帮派也不得罪那个人啊。他有那么厉害吗?比一个帮派还强吗?”。

王森林09-18

“哦,看来这个人还真是不能得罪啊,放心吧老大,你的命令我们大家都会听的。”,这时突然一个人问道:“为什么宁可得罪一个帮派也不得罪那个人啊。他有那么厉害吗?比一个帮派还强吗?”。这时突然一个人问道:“为什么宁可得罪一个帮派也不得罪那个人啊。他有那么厉害吗?比一个帮派还强吗?”。

何振09-18

“哦,看来这个人还真是不能得罪啊,放心吧老大,你的命令我们大家都会听的。”,“哦,看来这个人还真是不能得罪啊,放心吧老大,你的命令我们大家都会听的。”。“哦,看来这个人还真是不能得罪啊,放心吧老大,你的命令我们大家都会听的。”。

唐芳09-18

这时突然一个人问道:“为什么宁可得罪一个帮派也不得罪那个人啊。他有那么厉害吗?比一个帮派还强吗?”,“哦,看来这个人还真是不能得罪啊,放心吧老大,你的命令我们大家都会听的。”。“这个也未必,当然了,到不是说他一个人就能对付一个帮派,就算是他在厉害,也没有这个本事,可是他的能力确实不是一般人可比的,如果成为他的敌人,那么他就有可能变成一个###,随时让你粉身碎骨,现实中也是一样,你是得罪一个团伙还是得罪一个身上有###的人啊?”。

牛义林09-18

“这个也未必,当然了,到不是说他一个人就能对付一个帮派,就算是他在厉害,也没有这个本事,可是他的能力确实不是一般人可比的,如果成为他的敌人,那么他就有可能变成一个###,随时让你粉身碎骨,现实中也是一样,你是得罪一个团伙还是得罪一个身上有###的人啊?”,“这个也未必,当然了,到不是说他一个人就能对付一个帮派,就算是他在厉害,也没有这个本事,可是他的能力确实不是一般人可比的,如果成为他的敌人,那么他就有可能变成一个###,随时让你粉身碎骨,现实中也是一样,你是得罪一个团伙还是得罪一个身上有###的人啊?”。然后杀神看着天叹道:“追魂啊,真希望我们永远都是朋友,这不光是我的希望啊。”。

刘彩玲09-18

“这个也未必,当然了,到不是说他一个人就能对付一个帮派,就算是他在厉害,也没有这个本事,可是他的能力确实不是一般人可比的,如果成为他的敌人,那么他就有可能变成一个###,随时让你粉身碎骨,现实中也是一样,你是得罪一个团伙还是得罪一个身上有###的人啊?”,这时突然一个人问道:“为什么宁可得罪一个帮派也不得罪那个人啊。他有那么厉害吗?比一个帮派还强吗?”。“哦,看来这个人还真是不能得罪啊,放心吧老大,你的命令我们大家都会听的。”。
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